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流年歲月-3

很晚的時候回去了,經過一家叫做留隨的夢的冷飲店,因為喜歡所以閒暇時都會到這裏來,回到家,芬喝醉了。因為太多,在醫院裏……
  
  晚上黎央接到洛的電話。
  
  黎央,過得好嗎?
  
  還好了,你呢?
  
  不好…
  
  因為她?
  
  是的,感覺好累。也許只是思想。
  
  黎央,我要搬出去了。
  
  我知道,在信裏。
  
  也許信使我們溝通的最好方式,我們都應該愜意。黎央告訴洛。
  
  別這樣,洛,一切都會好的,相信生活,不要再把殘缺留在臉上,過去只是人生經歷,會好的。你應該活的快樂,就像瓊飛那樣。
  
  突然電話終止,沒有掛斷,卻沉寂著。
  
  洛,你應該換一種生活的方式,不應該再沉寂。不應該在消耗自己青春和時間。
  
  是的,黎央。
  
  先說到這,明天見吧,或者下次。再見。
  
  再見。
  
  電話掛了,一切恢復平靜,像深夜殘缺的空洞,像黑暗摸不到去向的手。
  
  窗外下雨了,像一個人的心情,急促,緩慢,暴躁,平緩,壓抑,破碎。
  
  喜歡有雨夜的夜晚,夾雜著思緒,即便淩亂。
  
  ……
  
  一封來自淩晨1點的信,那是黎央寫給洛的。
  
  6 無法安放的歸途
  
  陰雨持續了很長時間。黎央快畢業了,擺在她面前的,突然出現了可以選擇的很多路途。包括繼續在學校裏讀研,還是去一家著名的外國企業上班,是瓊飛的朋友介紹。
  
  那天,瓊飛來看黎央,第一次去,帶去了一盆蘭草,那是黎央喜歡的。
  
  他們聊起來,很開心。
  
  黎央,你相信愛情嗎?
  
  相信啊。
  
  瓊飛,你不相信愛情嗎?或者你懷疑它本質的存在。瓊飛只是淡淡的笑,然後沉默著。
  
  我看到你家很多東西都是白色的,你很喜歡白色是嗎?喜歡白色的女子往往負載著完美主義形象,自信,她們擁有純情的思想上,高呼於普通人。
  
  我們喝了水,也聊了天。我們很愉快。
  
  我一會就走,黎央。
  
  不,我送你出去坐上車。
  
  外面雨水凋零,殘缺而沒有淚痕。
  
  我送你走,他們下樓,步子很輕,輕的沒有聲響。像雨水從花瓣慢慢凋落一般……
  
  他打開了門,她看到了站在門外的的洛,他看上去很憔悴,卻流失著一種美,是殘缺的。她的靈性仿佛告訴她會是這種的結果,這樣的徵兆。她對洛說,等我一下好嗎?我有朋友在這裏。會好的,一切一切。
  
  好,洛點頭。黎央帶著瓊飛走下樓梯的時候,洛獨自坐在樓梯的臺階上。周圍看到的是寂寞,除了流失的那種美之外,什麼都沒有。洛看著他,眼神冷而沉默,然後微笑著說再見。你可以在這邊等我,黎央說。瓊飛站在原地,看上去很沉靜。
  
  大雨中,黎央送瓊飛回去,在路上,瓊飛問,這就是和你一直寫信的那個人嗎?你向我提到過的。是的。黎央的語言很肯定。他是一個會摧殘別人靈魂的人,甚至帶來災難。就像他流露的是一種殘缺的美一樣。
  
  ……
  
  黎央跑回家去,害怕洛在黑暗中消失,然而沒有,他依然留在原地,像黑暗中樹立的雕像。
  
  他們進屋,開了音樂。洛說沏杯咖啡吧,好。黎央說。然後黎央拿來幹的衣服,就到衛生間洗衣服,很久之後,她看到洛已經熟睡,像個小孩,即便冷清。
  
  收拾好之後,一切回歸於平靜。
  
  她從不喝酒,卻喝了,因為這個孤獨的男孩。
  
  時間過了很久,洛醒了,就開始抽煙,很多很多。彌漫整個屋子。
  
  你怎麼了?洛。黎央很疑惑的問。
  
  不,我…很……好…,只是喪失了一些……
  
  她做了犯法的事,所以……這是我想像中的,一直都是這樣。
  
  除了你會安慰我,沒有別人,有時感覺自己再麻煩你,很慚愧。一切一切。
  
  你知道我……,黎央
  
  有些東西註定殘缺。就像有些東西會喪失,會釋然一樣、
  
  我要離開了,很遠很遠,黎央說。
  
  你還會寫信給我嗎?
  
  不會,因為有時候很多東西註定被空間所隔閡。埋葬。
  
  生活,殘缺。歸途,永遠是我們無法安放的,我們選擇的永遠只是流失。
  
  7 記憶的空間
  
  ……黎央,我在機場的貴賓室裏用他們的電腦給你寫信,還去了那家我喜歡的店裏面,吃了東西,很好,一切都是。
  
  我要北上,流浪,或者停留,或者去自己喜歡做的事。
  
  我離開了芬,感覺上好輕鬆,是真的,從來沒有過的,我是一個完全依賴於愛情的人,就像我生活的空洞需要芬來給予一樣。
  
  在記憶空間的深邃裏,需要人去知道什麼叫做永恆,那是埋葬在內心深處的一種思想。
  
  ……
  
  很多東西都封存在記憶力了,像明媚的陽光,像浮華的一種現象。溜走或溜開。
  
  黎央收拾了郵箱裏的所有信件,看著這些,沒有任何表達,因為很多聲音已經結束,就像洛走開了便失去了音訊。向人間蒸發掉的空氣……
  
  8 獨白的思想
  
  黎央繼續深造,她沒有變什麼,依然如從前,簡簡單單,她是一個內心平靜的人,很久之前是這樣,很久之後不曾改變,依然如此。她相信愛,崇尚愛。愛是一種美麗的東西。
  
  半年之後,她處理檔的時候,發現了那些封風塵很久的信件,一切都歸功於平靜,像獨白的思想,在那裏永遠存放著一種叫做永恆的東西。
  
  獨白的思想揮灑著獨白的夢。
  
  靜寂……深邃……神秘……
返回列表